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安新闻 » 警察故事
“50万嫌少?给你200万怎么样?”杨宗麟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近年来,以电信网络诈骗为代表的新型犯罪不断发生,我们面对的是掌握科技手段、在虚拟世界活动的犯罪团伙,说实话这是我所面临的新课题,对于破案谋略、智略和策略我都还在学习探索,但我相信只要有追踪到底的精神,就能克服一切困难;只要把受害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就没有解不了的难题。”

——杨宗麟

从被背篓、箩筐、自行车挤得水泄不通的赶场天的街道上,到荆棘丛生、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从扑朔迷离、错综复杂的案发现场,到与罪犯的生死对决......这条路,他走了9000多个日日夜夜,25个年头。一路走来,面对“孤独”“压力”“恐吓”“诱惑”,他不忘初心,赓续共产党人精神血脉,在打击犯罪第一线,传颂着警察的正义、坚毅、智勇、无私和责任。

印江10.26特大抢劫案、印江“6.23”水源沟水库无名女尸案、松桃9.16特大杀人案、碧江“3.03”何某被杀害命积案和碧江“5.22”特大网络组织、组织妇女卖淫案,松桃“12.13”、大龙“9.22”、石阡“4.15”涉黑涉恶团案件......抢劫、杀人、组织妇女卖淫、涉黑涉恶这些大案要案侦破中都有他的身影。25年,9000多个日日夜夜,破获各类刑事案件5000余起,摧毁犯罪团伙10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000余人,缴获赃款赃物上亿元。 

他,就是铜仁市公安局万山分局政委杨宗麟,一个获得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等荣誉的人民警察。

“派出所忙不过来,就喊我们。”

“那时候20几岁,精力充沛得很,哪样案件多,我就办哪样,不歇气的。派出所忙不过来,就喊我们。”

21世纪初的印江互联网、通讯还不是很发达,老百姓通讯一般用BP机,用小灵通的人很少。人们信息交流,大都选在五天一场的赶场天。每逢赶场,背篓、箩筐还有自行车,窄窄的街道人头攒动,大家谈笑风生,交流感情。街上的店铺,也忙得不可开交,到了傍晚,赶场的人都回家了,店铺才盘点当天卖出的货物和清点当天收益,一般都是在次日才存进银行。


“杨宗麟,你带几个人,快来!”

一接到派出所电话,时任刑警队三中队中队长的杨宗麟知道,盗窃案又发了。每逢赶集第二天,派出所接到盗窃报警就要比平常翻好几倍。

“昨天生意好,还说明天去贵阳进货,这下好了,一家几口这个月生活费都没有了。呜......”

中年女子一手背着娃,一手拭着脸上的泪水,嘴里碎碎念叨。

听到老百姓的哭诉,杨宗麟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每次自己和战友都全力以赴了,但终究是治标不治本。如何从源头治理,杨宗麟做起了数据分析。同时,在赶场天他和战友一起将自制警民联系卡发到老百姓手中,以便老百姓能迅速联系他们。

根据嫌疑人作案手段、选择对象、作案环境、作案方式和行为习惯等方面的特点,杨宗麟因地制宜,摸索了一套战法。没有天网,他们就死守蹲点;通讯不发达,他们就一步一个脚印摸排,功夫不负有心人,仅三个月,他们把经常在辖区疯狂盗窃的犯罪团伙一网打尽,破获抢劫案件5起、盗窃案件213起,摧毁犯罪团伙6个32人,城区侵财性案件上升势头得到了有效遏制。

“老百姓才是真正的英雄!”

2016年6月23日清早,印江县木黄镇村民覃某某想趁着凉快,去自家菜地干活。当他经过水源沟水库时,发现水面上飘着东西,竟然是一双脚。

“脑子一片空白,第一反应就是找派出所。”想起当时的情景,覃某某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水库位于重庆市秀山县隘口镇与松桃县接壤,地处偏僻,人烟稀少,而现场只有高度腐烂的尸体,用于沉尸的水泥空心砖、死者身上的衣服、别在头上的发卡。

无名女尸,没有线索,方圆几十公里没有监控,老百姓的恐惧......从哪儿着手?杨宗麟毫无头绪。

“我们这边没有这种标号的空心砖。”老百姓的一句话,给了杨宗麟新的侦查方向,揪住这一线索,追踪到犯罪嫌疑人已逃往福建。

到处都是房子,房子与房子之间只有细小巷道,纵横交错,地形复杂,居住者大多是外来打工者,虽然已锁定犯罪嫌疑人落脚范围,但要精准找到嫌疑人谈何容易?

在秘密走访中,街坊一位大妈向杨宗麟提供了一条线索:我楼下有间屋,主人一家搬去城里了,几年都没回来,最近晚上有时候亮灯,但白天不见人。

闲置的屋子,偶尔开灯,白天不见人......一系列线索指向屋里的人很可疑!

为避免打草惊蛇,专案组请一位当地人和杨宗麟一同前往,其他队员在外接应,杨宗麟拿了一根伸缩警棍就出发了。

来到小屋附近,当地人不敢再靠近,杨宗麟只能单身前往。他小心翼翼靠近小屋,正准备敲门,就从门缝里看到有个影子一跃而起的同时,还从旁边抽出一把明晃晃的东西。凭借丰富的经验和职业敏感,杨宗麟判定:是嫌疑人无疑!

迅速判定后,踢门,甩警棍,纵身一跃,锁喉,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嫌疑人被杨宗麟从床上拖下成功控制,手上的东西也应声落地,杨宗麟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把匕首。

犯罪嫌疑人羁押回印江后,大家都对他赞不绝口,然而他却说:“老百姓才是真正的英雄!没有他们,我们根本不可能抓到他。”

“我看了一下,腿还是有点软。”

“除了办自己手上的案件,有时候我还协助其他部门抓捕。”

时间回拨到2001年。

印江警方在日常巡查中,发现几个吸毒人员聚众吸毒。哪想,就是那么几个不起眼的小混混,扯出了背后的“毒枭”。

蹲点、分析、排查,经过大量周密的工作,警方最终获悉“毒枭”躲在他在老家修的一栋房子里。

“行动!”缉毒警、特警、刑警调配好警力,印江警方雷霆出击。到达目的地发现,“毒枭”老家的房屋是位于印江某村寨砖木结构的三层楼房,周边都是村民自建的房子,密密麻麻,村寨后山是一大片树林,有多条羊肠小道与外界连通,地形复杂。

秘密围控,部署好警力后,在现场指挥对屋内人喊话的同时,26岁的杨宗麟一脚踢开房门,冲了进去。

“毒枭”听见声响,连忙朝顶楼跑去,杨宗麟穷追不舍。到了顶楼,眼看就要追上,不想“毒枭”又跳到另一栋房子楼上......

“我们在楼下呼喊:‘杨宗麟,快,追上他,追!追!’只见眼前两道黑影闪过,不一会儿,我们就听见杨宗麟喊:‘快上来帮忙!’”杨宗麟的战友告诉笔者。

“毒枭”就这样抓获归案。时隔20年,杨宗麟回忆起当年那一幕,说道:“当年离开时我还回头看一眼,腿还是有点软,万一跳不过去掉下来就完了。不过,当时那个情况也来不及想那么多......”

“50万少了?!200万怎么样?”

政治过硬、业务素养好、侦查办案经验丰富、英勇善战......这些条件都具备的杨宗麟毫无疑问又驰骋在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攻坚战场。

“哪怕有一点怀疑,也不能遗漏;线索哪怕再不起眼,也要重视,是毒瘤就必须铲除,绝不手软!我们绝不能辜负组织的信任,更不能给老百姓交出一张空白答卷。”专案组组建的第一天,杨宗麟就这样对他战友说。

抽丝剥茧,昼夜鏖战,辗转取证......大家拼了命地干!

正当杨宗麟在秘密调查一起涉黑涉恶重大案件时,有人以提供线索为由,透露用50万现金叫他放弃对该案的追踪,并告知杨宗麟一些“厉害”关系。

哪知,杨宗麟既没动心也没被吓着,反而更加坚定了一查到底的决心和信心。

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残疾,容留他人吸毒......很快,一个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的涉黑涉恶团伙脉络被剥离出来。

组织架构清晰,分工明确,成员相对稳定,作案手段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的长期盘踞在铜仁境内涉黑涉恶恶势力团伙被连根拔起,“黑社会”老大被捕!

“黑社会”老大混迹社会多年,反侦察意识和心理承受能力极强,到案后,他非但没有交待,反而大言不惭告诉杨宗麟:“杨队长,50万是不是嫌少了?!给你200万怎么样?前提是你放过我。”

听了他的话,杨宗麟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这一伙人目中无人,一天凶神恶煞的,多少家庭被他们整得妻离子散,现在落网了,我们也总算安心了。”一位受害人这样告诉笔者。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